时间:2020-01-09 19:09  编辑:baidu.com

  銷售部有一個剛剛大學畢業的女孩子,叫做季欣,今年剛剛22歲。剛來不久還有點生疏,平常熱熱鬧鬧的銷售部,常常只有她一個人安安靜靜坐在那里翻閱資料。她人長的很漂亮、娴靜,梳著高高的馬尾,還時不時地甩來甩去。

  最讓我驚訝的是她的身材,1米68的個子不算很高,身材卻勻稱優美,胸部不太大,卻異常高聳,隔著開春穿著的薄羊毛衫,似乎隱約看見被小小乳房頂的高高聳立的白色罩杯,常常看著看著,就會産生粉嫩的乳頭好想要鑽出羊毛衫的縫隙出來透氣的錯覺。每次這個時候,我的小弟弟也會異常同步地挺立起來,經常不得不轉移視線來暫時壓抑心中欲火。

  后來聽別人說,季欣以前練了有10年的舞蹈。怪不得身材這麽完美!據說練舞蹈的女孩子胸部都比較小,然而性欲卻比胸部大的女人來的旺盛。

  季欣穿著緊身的練功服,渾身汗水,下體從緊窄的體操服滲透出,隨著音樂的旋律扭動著尖尖翹起的臀部,而一滴一滴落在木制的地板上,和汗水混雜在一起,散發著的味道。雖然拼命地咬緊嘴唇,但仍然抑制不住下體不斷快速運動、摩擦帶來的,猶如電流一般的陣陣快感,隨著音樂呻吟著。

  不斷湧出的,已經在純白色的柔軟連褲襪上劃出一道道溝壑,順著豐滿的大腿慢慢地流淌下來。被沾濕的褲襪,越發緊密的貼在大腿細嫩的肌膚上。濕潤的面積在逐漸擴大,漸漸地,包裹著整個臀部和大腿部分的白色褲襪被粘稠的完全浸濕了。象征著氣質與純潔的舞者的白色褲襪漸漸變了色彩,呈現出欲求不滿的年輕肉體那充滿誘惑的肉色。

  這種場面的季欣好像在說,在觀看我跳舞的觀衆,你們可以隨便地摸我那里。我的大腿內側是向你們開放的,來吧,每個人伸出一只手,撫摸那里,讓我滿足吧!

  「啊……再來,再來……啊啊,唔唔……我受不了了!好難受……想要……想要插進來……什麽東西也……快啊……快……啊啊……插我!!……「

  令人難以置信的話語在音樂的間隙迸發出來,這種的話竟然出自那個說話都會害羞臉紅,做事情文文靜靜的少女之口。

  終于音樂到達了最高潮,季欣在激烈的奔跑中一個旋轉的跳躍,大量的液體霎時間從她的下體飛散開來,猶如天女散花一般。

  這些完全控制不住地從她的體操服中不斷流出,在空中飛散著。在室內燈光的照耀下,仿佛滿天的群星圍繞在不斷姣喘的少女周圍。這時候已經完全放棄了少女的矜持,放肆地任由體內的分泌物肆意抛灑,一條條的細細的線,從她的身體下方流淌到地板上,源源不絕,如同瀑布一般。

  最后,她躺在滿地的淫液當中,渾身被粘答答的淫液包裹著,身上的體操服完全被浸濕,變得透明。在別人眼中沒有任何秘密可言的裸體少女,喘息著,掙扎著,象是被繭縛住的蠶,動彈不得。

  她緊閉著雙眼,嘴角邊唾液無法抑制地流淌出來,身體在濕漉漉的地板上痙攣著,顫抖著,用盡最大的力氣形成一座身體的拱橋,拱橋的制高點是那連陰毛都纖毫必現的私處,渾身液體的源頭出口。

  她這樣的姿勢好像在賣弄的引以爲傲的處女陰部,在聚光燈的照耀的下,她的陰部取代她本人成爲舞台上最受矚目的舞者。聚光燈灼熱的光線直接照射著,刺激著陰部的伸縮。

  她興奮地無法自持,伸向陰部的手不停地顫抖著。就在中指接觸森林的一刹那,一股暖流從森林中噴瀉而出,在空中劃過一道完美的透明弧線。音樂嘎然而止,她柔軟的身軀倒在一片汪洋中,濺起一陣水花。

  原來我竟然坐在銷售部想這種事情。而眼前的季欣,又變回了以前乖巧可人的樣子,臉上泛著淡淡的紅暈,關切地看著我。

  「哦,沒關系」聽別人說謝謝,苍井空三级电影季欣的臉又紅了。「剛才王工打電話過來,說有急事讓你去處理……不要緊吧?」

  那次之后,我和季欣慢慢熟了起來。我也經常到銷售部和她聊聊,因爲自己在工程部是個項目組長,正好季欣又是新人,對于銷售部的新人進行基礎的技術培訓是很正常,因此沒有人注意到我的一舉一動其實都是找機會接近她。

  時間長了,我發現她總是自己帶一只裝橙汁的塑料瓶到公司來。我問她爲什麽,她只是說用來喝水。不少人不喜歡用公司的紙杯,自己帶杯子來喝水是很正常的,不過帶個這種飲料瓶就很奇怪了。在我的一再追問下,她終于說出實情。

  原來以前練舞蹈的時候,季欣常常不吃早飯就趕去訓練,一次暈倒在練功房里。老師知道她來不及吃早飯之后,就讓她每天用飲料瓶裝一些奶粉過來沖著喝。

  后來,我留心觀察。發現她把奶粉就放在自己的辦公桌抽屜里,每天下班的時候將奶粉放進洗好的瓶子里面。第二天早上過來,再用公司的熱水沖開。大概因爲要用熱水沖,所以用的塑料瓶是那種類似「味全每日」的不透明的厚質塑料。

  而且,她喝奶的時候,兩片櫻唇完全地包裹住塑料瓶的瓶口,好像吮吸乳房一樣,腮部隨著吸吮不斷運動著,真希望能用我的陰莖代替那個飲料瓶放進她的小口之中。

  我最愛看的還是在喝完之后,她伸出舌尖,滿足地舔著上下嘴唇,那種好像在畫圓的舌尖動作,幾乎讓我的小弟弟從褲裆里面蹦出來。

  晚上下班之后,我便留到最后一個。因爲我也有公司的鑰匙,大家便以爲我在加班,紛紛離去了。我確認人都走光了之后,來到季欣的辦公桌前。員工的抽屜都沒有配鎖,再加上我每天觀察,很輕易就找到了已經洗干淨的飲料瓶,里面已經裝好了奶粉。此時我的心情變得興奮起來,因爲這種興奮讓我全身都顫抖起來。在公司里,即使空無一人,要做這樣的事情還是需要一點勇氣的。

  我就坐在季欣的座位上,拉開褲裆的拉鏈,把我那早已經躍躍欲試的寶貝拿出來,用手上下套弄著。同時腦中開始想象我在辦公室強奸季欣的景象:

  下班之后,只有我和季欣還在工作。她穿著粉紅色的高領套頭羊毛衫,下身咖啡色的呢子短裙,斜跨的細腰帶,腳上套著咖啡色的帆布短靴,白色的泡泡襪。完全一副可愛的大學女生打扮。

  我走過去,站在她的背后。專心準備資料的她完全沒有發現我的存在。我慢慢靠近之后,突然將手伸向她身體上我最夢寐以求的地方——高聳的小小乳房。

  我顧不上那麽多,拼命地揉搓她的乳房。雖然隔著羊毛衫,苍井空AV在线但是這團脂肪出衆的彈性和觸感讓我驚訝不已,這是我摸過的最柔軟最具有彈性的乳房!我不禁對即將到來的直接撫摸興奮不已。

  「你叫吧,盡情地叫吧。公司的門已經關上了,門外是怎麽也聽不到的。而且這棟大樓現在都已經下班了。」

  我一只手完全捏住她的乳房,另一只手摟住她的腰部將她從椅子上面拽起來放到辦公桌上。桌上的資料被推倒在地上。

  她的聲音帶著哭腔,這讓我更加興奮。我發瘋地揉捏她的乳房,擠壓著,揉搓著,好像在捏兩團面團一樣。

  今天這個大學剛畢業的美女就要落在我的手里,讓她好好享受人生的第一次吧。這麽想著,我的另一只手便從臀部向上移,伸到羊毛衫的里面,原來她的羊毛衫下面就是胸罩了。我不急于向上,而是在她的細嫩苗條的腰部愛撫著。我的手在敏感的細腰來回遊走,從后背一點點地滑動至小腹,撫摸到少女的肚臍眼。伸入一根手指摳摸起來。

  大概因爲腰部的敏感,她的喊聲漸漸地停了下來,取而代之的是不停的喘息和拼命抑制的笑意帶來的奇怪聲音。

  我的手指開始不安分了,它深入少女的肚臍眼,摳挖著,雖然是少女純潔無暇的身體,但肚臍眼的深處還是有藏匿的汙垢。

  說完,她顫抖著伸出舌頭,平時舔的是可口的牛奶,這次卻要舔自己身上分泌的汙物。她的舌尖只是輕微碰觸了一下便本能地縮了回去。我可沒那個耐心好好教育她如何吃東西,趁她嘴巴張開的時候,把滿是汙物的手指伸了進去。

  伸進去的手指在她口腔內肆意地攪動,將那些發臭的汙物塗抹在她的牙齒、舌頭和牙床上。一不小心,深入了一點,她立刻泛起一陣惡心,想要往外吐些什麽。

  「不準吐哦!」我用手緊緊摁住她的嘴唇,如果吐出來的話,收拾起來會很麻煩的。那些嘔吐物終究被她自己吞了下去,看見她的喉嚨一陣滑動,眼淚立刻流了下來。

  我可顧不上這些,將右手繼續放在她的嘴里面攪動,用牙齒咬住她的羊毛衫開始向上拉。少女的光滑的后背露了出來,此時已經香汗淋漓。我憐香惜玉地用舌頭一點一點地舔著她身上的汗液。每舔一下,我就感覺季欣的身體一陣顫抖,看來練舞蹈的身體,到處都是可以開發利用的敏感地帶。

  「季欣,你知道嗎?公司的每個男人都想干你。你的身體白嫩苗條,苍井空三级电影是男人都想咬一口。我不會讓你的奶子和陰道孤單太久的,一會兒我要讓你渾身的液體都迸發出來!讓你分不清是奶水、尿水還是……」

  因爲我的手指,季欣沒辦法正常講話。她的屈辱和無奈都在臉上表現出來,而臉漲的通紅,加上眼角的淚光。比起平日更多一份妩媚動人。

  這是我開始會用牙齒和舌頭以來做過的最靈活的事情。從來沒想到我用舌頭和牙齒的配合,還能夠做這麽一件事。很快地便把搭扣解開。

  本身身體向下,加上胸部在一系列的刺激之下變得越發聳立,胸罩很快便滑落到小腹。季欣趕忙本能地捂住胸口。

  季欣拼命搖頭,讓一個青春少女說出這種話,恐怕是死也不願意。不過在今天這種情況,是由不得她的。

  季欣說完,大聲地哭起來。身體也越發地顫動。這很好,這就是我要的感覺。沒有這種感覺,強奸就沒有意義了。

  「好!是你自己說的哦。」我把她的羊毛衫徹底脫了下來,將她的身體扶起來,變成跪坐在桌上的樣子。然后雙手用足了力氣揉捏擠壓著。

  「啊啊啊啊啊!!痛啊啊!!…………求你啊…………輕一點……啊啊啊啊啊啊啊!!輕一……求你……」

  乳房早已經被蹂躏得發紅。我的手指開始移動到乳頭上,在一陣愛撫之后,我用拇指和食指夾住兩邊的乳頭,來回高速地摩擦。稚嫩的少女乳頭哪里能夠經受這樣的折磨,早已經開始充血,乳頭漸漸從粉紅變成帶血色的紅色。乳暈也開始漸漸擴大。

  這樣粗暴的玩弄玉乳是我的夢想,可惜以前對女朋友不能這麽做,今天逮到這個機會還不好好利用?我專門研究了如何擠出牛乳,還專門去實地做過。這次看能不能真的在少女身上擠出奶水來呢?

  不會真的……?我從不知道沒有做過愛的處女會不會生産奶水,剛才也不過是一時快感胡說而已。可是竟然。我趕忙低頭去確認,發現又一滴奶汁從右邊的乳頭前滲出來。

  季欣也驚呆了,竟然忘記了疼痛,張大了嘴巴看著自己的乳房。我趕忙又捏了一下,又一滴……季欣完全對我的行爲失去反應,估計是驚呆了。

  我從驚訝變成興奮,這是我一手擠出的人奶啊。我趕緊湊上去吸了一口,帶著淡淡的奶香味,我竟然品嘗到了比我還小兩歲的少女的乳汁!這種稚嫩乳房的奶汁,這樣的極品可能世界上都少有人能夠品嘗吧?我突然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季欣預感到即將發生的事情,拼命地掙扎著。不過,怎麽樣的掙扎都無濟于事的,只能增加我的快感而已。我粗暴地將她的裙子從不斷扭動的屁股上拉下來,然后將她的純白色小可愛一下子撕開!

  輕盈柔軟的屁股,在這開春的夜晚還在向外冒著濕潤的熱氣。嫩滑的屁股上雖然多了幾道我的巴掌印,但仍然俏皮可愛地晃動著,好像在向我的小弟弟召喚,快點開發這塊柔軟多汁的處女地。

  季欣的臀部真是極品。腰部至屁股的曲線十分明顯,而這種又翹又嫩的屁股在亞洲女性中是比較少有的。看來和她經常做的柔軟體操有很大關系。而手在微熱的屁股上來回遊走的感覺,難以用語言來形容,如同絲綢一般的順滑自然。我順著股間的裂縫緩緩下探,當碰觸到那片濃密的黑色森林的時候,懷中的身體猶如觸電般地顫抖了一下。

  「求你了,放過我吧……求求你……」雖然已經被折磨得口齒不清,但季欣還是不願放過任何一個機會求我放過她。可惜,從一開始,結局就注定好了的。

  「老老實實地讓我檢查一下。」我將中指緊緊地貼著少女股間的肉縫,緩慢的上下移動著,在肛門和尿道口之間反複地刺激著季欣的敏感地帶。手指傳來濕熱和肉壁皺褶的奇妙觸感,尿道附近也分泌出粘稠的液體來。

  季欣的反抗顯得徒勞無力,她的手因爲乳房和陰部的雙重侵犯而兼顧不得,她不斷扭動的腰肢,反而更加激發我的欲望。

  是時候了!少女帶有快感的喘息漸漸代替了大聲的喊叫和掙扎,身體也開始下意識地配合我的愛撫,下體分泌出的愛液慢慢開始泛濫。我猛然將中指插入她緊窄的陰道。

  的確,未經開發的處女陰道緊的可怕。如果沒有的潤滑,恐怕一根手指都很難插進去。現在我想抽插都要費九牛二虎之力。不過,很快的,我就會把她的下半身變成濕潤的巨大洞穴,迎接我的寶貝臨幸。

  原先的喊叫已經被快樂的淫聲取代,她的雙手竟然主動地揉搓乳房,嘴邊的唾液因爲過于興奮而無法抑制地流淌下來。

  平日害羞可愛的季欣原來是這樣一個淫賤放蕩的女人,我終于按耐不住,拿出一怒沖天的陽具,毫無顧忌地直沖進去。已經漲到碩大無比的肉棒,毫不憐香惜玉地對準狹窄的陰道直沖進去,一下便插入一大半。

  這樣的沖擊顯然季欣沒有任何的思想準備,大叫一聲之后,整個人倒在辦公桌上,奄奄一息。突然我的肉棒感到一股暖流,低頭一看,鮮紅的血液從肉棒和陰道緊密的縫隙中流淌出來。剛才我的一擊,直接刺穿了少女苦苦守護了19年的最后一道防線,讓她從少女變成了女人。

  「看來你沒有說謊哦,我來好好獎賞你吧。」說罷,我開始了瘋狂的活塞運動,肉棒的進出帶出大片的血水和,霎時間便染紅了桌上的文件。

  「這些資料我會好好保留的,這是我見到最多的一次處女紅啊。」我的肉棒毫不留情地撞擊著陰核和陰道內壁,完全不顧越來越多的血液從她的小穴中奔湧而出。雖然知道這樣大出血可能會有危險,不過我站在欲望的浪尖上,已經無暇顧及這些。

  不過,很快地,她的傷心便被一次次深及子宮的撞擊所帶來的快感代替,巨大的陽具充滿著她狹小的陰道,她開始有意識地緊縮陰道配合我的抽插。

  「求求你…………再多一點……再快一點……我要……我要被你干死……了,我爽、爽……死了,…………求你了求你……干死我,用你的雞巴…………操爛……操爛……我的…………啊啊……」

  她的陰道完全緊鎖著,夾住了我的陽具。每一次移動,所帶來的刺激都讓我的防線面臨崩潰。濕潤的肉壁蠕動著,刺激我陽具上的每個部位。終于,我實在忍受不住了。

  我喘著粗氣,滿足地看著瓶內和奶粉慢慢融合的精液。因爲瓶子的關系,從側面完全看不出有任何的異樣,這就是我想要達到的目的。我輕輕晃動著手中的塑料瓶,心里想象著明天季欣喝下這些精液的樣子,下面又翹了起來。

  就這樣,我又射了幾次。直到精液幾乎把奶粉完全浸沒。關上瓶蓋之前,我還特地抹了一些精液在瓶口周圍。然后關上瓶蓋,將瓶子放回原處。這才心滿意足地走出公司。

  走出公司被夜晚的涼風吹的打了一個寒顫。看看表已經9點多鍾了。此時思緒平穩下來,想起剛才幻想對季欣的強奸,突然有些后怕。

  「今天來得特別早啊。」我故意心不在焉的打招呼,眼睛卻一直盯著她桌上的塑料瓶。看來奶粉已經沖好了,不知道她有沒有發覺呢?

  「哦,那好好做吧……」我用這種毫不關心的腔調來掩飾心中的緊張和興奮,看來她沒有發覺水瓶中的異樣。我就近找了個辦公桌坐下來看報紙,不時瞟向她那里。

  她一開始有些拘謹,手忙腳亂地整理著資料。到了后來,大概因爲起的太早的緣故,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然后拿起了桌上的塑料瓶。

  喝了2口,她突然停了下來,將瓶口從口中拿出來,有點狐疑地看著。她的嘴角和瓶口之間拉出一條細細的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