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2019-12-29 23:08  编辑:baidu.com

  我对妈妈说绫野刚很帅。妈妈用了很微妙的表情看了我,说:“可是我觉得他很丑。”“——”

  不同于《最后的S》里的冷静沉稳还有点dior的神枪手,绫野刚在《最完美的离婚》里以精湛演技诠释的角色让我大呼“我是你的脑残粉!”。不仅是他,瑛太,真木阳子,尾野真知子的演技都堪称演员里的最佼佼者。用作家来代入的话,就可以这样说:“你,可以拿直木奖了!”

  以我这个年纪来谈论婚姻当然是没有什么说服力,恋爱经历为零,甚至当电灯泡看别人恋爱的经历也是零。朋友或是同学也没有和我谈起过他们的恋爱。要说感想,也就是从看过的电影和书中压榨出来的一丁点生活的共鸣感。

  我讨厌韩剧,虽然我打脸地承认我看《来自星星的你》——每集的下集预告(不看正篇)。我也不爱看中国的家庭伦理剧和偶像剧。对我而言,日剧的节奏是最好的,不刻意拖沓,剧情紧凑引人入胜。日剧的题材,尤其是刑侦,探案的剧情片,是我的最爱。追日剧的过程中我逐渐总结出日剧的一个特点。它们不会刻意去描绘恋爱,不像tvb啊大陆剧啊韩剧啊,一定在剧集里树立一两对CP来个虐恋情深皆大欢喜亦或劳燕分飞。内容一致而充实。真实的生活就是被工作和爱情以外的其他感情充斥着的,即使是纯爱,也是主角们以生活为重心走完的附带路线。真实的生活不是琼瑶不是海岩,不是大哭大闹停滞不前,而是这样的形态。比起你正在思念着谁,人们更关心你正在做什么。比起纠结,更多人会决定继续好好生活。苍井空伦理电影

  不是经常有这样的说法吗——好事成双。同样的,故事只有一条路线就太无聊了。《最完美的离婚》选择了两对男女——光生与结夏,上原与灯里(称呼的方式没有统一,所以用了剧中出现频率较高的称呼方式)作为故事发展的主线,说是两条线,其实也是纠缠不清一团糟。简单地说,就是一对夫妻和丈夫的前女友以及丈夫前女友的丈夫的有些闹心的欢脱日常(?)。甄嬛体

  前女友总是爱情故事和家庭伦理故事中的对起承转合有重要作用的人物。不太抢眼的丈夫或是不太抢眼的妻子的丈夫的总有一个女神的气质的前任。她突然回心转意或是不满现在的生活亦或只是单纯地突然出现骚气地撩拨起丈夫的一胸春水,从而成为了破坏故事主CP的美好生活——打住,很可惜,这不是韩剧不是泰剧不是中国电视剧,《最完美的离婚》没有在前女友和妻子之间的矛盾或是妻子的无理取闹上花时间。真木阳子饰演的前女友灯里很不一样,不骚气不撒娇,是个十全十美的好妻子。虽然在妹妹的刺激之下,放弃隐忍而解放了真正的自己,但展露的那份尖锐的率真仍旧惹人喜爱。

  日剧总是能不落俗套。光生作为最中心的男性角色,不贱也不渣,就是一个属性——龟毛。第一集一开始就听到他在牙医那儿瘪拉别啦地大放什么“结婚就是一场没有尽头的拷问”的厥词。一个大男人竟然可以像灌肠一样唠叨自己老婆令他感到不可思议的地方。这种强迫症的又有些懦弱的神经质,在二次元的话说不定能够成为银桑一样的抠着鼻屎骂着脏话人气就甩别人好几条街的奇葩角色,可是在三次元实在是让人受不了。在别人面前,他拼命想要履行他自己所遵循的一套细而繁杂而在别人看来完全不用拘泥的原则时的不甘却无力的感觉,都成了笑点所在。而妻子结夏又是那种不拘小节的女汉子,遇到责备就嘻嘻哈哈糊弄过去的神经大条女。才开场几分钟,身为观众的我就发出了感叹:这两种完全来自不同世界的人还真能够生活在一起呢——真是打开了我新世界的大门。

  就是这样一个喜欢动物胜于人类,地震后发短信只问候盆栽,每年会给喜欢的动物做排名笔记的奇葩,苍井空伦理电影成为了电视剧的主角。夫妻之间强烈地性格差异使他产生的对婚姻的不满加上对完美前女友的残留的念想,人类的惯性思维自然而然地出现了,自己碗里的不好吃就会死命的觊觎别人碗里的东西从而产生更加难以下咽的感觉。不仅光生这不会浪漫的超现实主义者还有第一集就离婚的剧情安排都让人觉得耳目一新。qq签名档

  另一条线上,从前女友出发,忍受着丈夫上原的外遇行为到爆发再到回归,进行着略带狗血的展开。上原不珍惜完美的妻子而到处招惹野花的行为本应该是众矢之的,要是在中国电视剧里就不用大意地成为编剧笔下的超级恶心渣男一枚,承担了接受万千观众的唾骂的重大任务。然而,神奇的就在于,怎样都无法讨厌上原。虽然他说谎,搞外遇,但是就是讨厌不起来,因为感觉得到他并不快乐,同时也感觉到他是深爱着灯里的。这时候当然会问一句,深爱却不老实?因为他害怕得到幸福,不懂得如何享受幸福,中学时代那一场为暗恋的女孩而进行的旅行造成了他永远的不安。他不成熟,伤害了灯里也伤害了所有爱他的姑娘。只是,就我个人来看,我认为上原的行为只是婚外性行为,到底和搞外遇是不同的。有投票数据表示,性行为的用途是沟通。苍井空伦理电影虽然产生了迷恋他的人,但也产生了人生的知己。上原始终都没有精神出户。

  四个人的性格特征都饱满而复杂令人无法明白地揣测,也都有着不同的不思议的部分,但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率直。任何时候都能围成一桌子,由一人不合时宜地做出火锅提议,一边煮火锅一边袒露心声,还时不时莫名其妙地扯到了毫无关联的话题上去。茶余饭后,癖好男扮女装的河合教授都是不可或缺的存在。

  剧中,上原说过一句点题的话:我不认为离婚是最坏的结局。最坏的结局不是离婚而是成为面具夫妇。对对方没有爱,也没有任何期待却在一起生活,这才是最大的不幸——这真的是最完美的离婚!

  编剧选择了以离婚为全剧的开始,也是在预示着离婚不是结束,而是新的道路的开始。借亚以子奶奶的口,编剧大人传达:罐头是1810年发明的,而开罐器是1856年发明的。最配的总是会迟出现。

  离婚的前夕,光生还在肆无忌惮地唠叨着自己婚姻的不对劲的开始。只是因为大地震过后说了一路的话,两个本来只能拥有擦肩而过缘分的人竟然那么理所当然地走到了结婚的殿堂,不,光生一定会反驳说是走到了结婚的刑讯室。这个龟毛男在反省自己的婚姻,其实就是在寻找喜欢上妻子的理由,更直观地说,他发现现在的自己并不喜欢妻子。不论是哪一方,说出了“我当时为什么会和你结婚”的话也就是在表达“我不想和你呆下去了”的意思呢吧。事实也确实如此,结婚并没有改变他,他仍旧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放弃了磨合选择了一味的忍耐和事后完全没有气场地发发脾气。

  光生和结夏的婚姻状态就像是大学里神经大条的邋遢室友和憋在心里问候对方全家的洁癖室友的合宿生活,很简单很操蛋。但是之于婚姻为前提的同居生活来讲,这是不正常的是畸形的。对光生来说,他结婚的所有的原因只是那一场大地震。谁都行的哦,陪不安的他走路谈心消磨时光,接受他的邀请一起吃路边摊,不是结夏也行的,光生只是接受了接受内心的的顺理成章,自然而然地迎接来一场婚姻。也正是这种随时随地可以拿出来攀爬的绳索,让光生认为或者是不得不认为婚姻中的不顺心全在于他被错误的决定所累——这是很本质的人类的反应,人们明白“吊桥效应”的作用并心安理得地接受,同时也会把它当成想要逃脱责任的借口。

  可是同样出于人类的本质,光生选择认定的理所当然,就如灯里所说:“恋爱不是想谈就能谈的,而是自然而然发生的。”光生的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就是理所当然地接受了对方的存在,习惯了吐槽和无奈的生活。

  《最完美的离婚》给了离婚一个新的定义,也给了生活一个新的思路。“人会离婚的最大的原因就是结婚。”“人为什么会结婚?是因为离婚了。“也许世人和最初的光生一样认为”结婚是人生的一部分,离婚却是人生。一旦离婚了,人生的春天就完了。",开始和结束,可马克思主义原理不是说世界是否定的否定的循环的吗?真情是两张纸就能决定存灭的东西吗?

标签:

热门标签